人才招聘 | 關于我行 | 集團公司 | 繁體中文 English
服務熱線︰96588(青島) 400-66-96588(全國)
Position>新聞中心>媒體報道

媒體報道

需要進一步幫助?

96588(青島)
400-66-96588(全國)
青島銀行
機構網點查詢
青島銀行
自助設備信息查詢

媒體報道

中國證券報︰青島銀行轉型升級之路︰面朝大“海” 腳踏實“地”
發布時間:2021-09-07
  •   從一家偏居一隅、默默無聞的地方性小銀行,到成為“A+H”上市的區域性城市商業銀行,青島銀行一路探索中小銀行轉型升級的路徑,在藍色金融、農村金融等領域走在行業前列。如果說“方向+耐心”奠定了青島銀行發展的基調,那麼,優秀的公司治理則構築了青島銀行自信的基石。

      優化股權結構是“關鍵一招”

      青島銀行成立于1996年11月,近年來在黨委書記、董事長郭少泉帶領下,朝著“創•新金融,美•好銀行”的目標一路奔跑,成為山東省首家在主板上市的銀行、全國第二家“A+H”股上市城商行。

      截至2020年末,青島銀行資產總額達4598.28億元,增長23.07%;營業收入為105.41億元,首次突破百億大關。截至目前,青島銀行一般性存款余額突破3000億元。從1996年成立到存款突破1000億元,青島銀行用了18年,從存款1000億元到2000億元用了5年,從存款2000億元到3000億元僅用了2年。

      青島銀行成功的關鍵是什麼?“我們的股權結構是中國銀行業最優之一。”郭少泉的答案直指根本。在他看來,青島銀行之所以能取得現在的成績,公司治理發揮了重要作用。好的公司治理,最復雜也是最重要的正是處理好公司與股東的關系。

      近年來,監管部門多次提及中小銀行股權管理問題。與不少中小銀行股權結構存在問題不同,青島銀行的股權結構比較合理。

      青島銀行的主要股東可概括為“集體企業+外資銀行+地方國資”。截至2020年末,青島銀行前三大股東是海爾集團、意大利聯合聖保羅銀行和青島國信,持股比例分別為18.01%、13.85%和13.38%。青島銀行在2015年上市發行過程中還引入了美國千禧基金、香港新鴻基公司等知名投資機構,逐步推進股權結構的國際化、市場化和多元化。

      主要股東持股比例較為接近,既有效避免了“一股獨大”可能存在的主要股東干預經營問題,又有效避免了“股權過度分散”可能導致的內部人控制問題。回顧青島銀行的發展之路,“三足鼎立”的股權結構無疑是關鍵一招,為青島銀行植入了市場化的基因。

      “你就按市場規律辦。有困難了,再找我。”這是當年主要股東留給郭少泉的話。支持但不干預,是主要股東對青島銀行的態度。以選人為例,主要股東連一個領導干部都沒安排,這在全國城商行中是比較少見的。

      “你是董事長,行長你去找。”主要股東說。彼時郭少泉剛剛擔任董事長,面臨著誰來“搭班”的問題。“越是放手讓我找,我反而越謹慎。我用了一年半的時間,才把行長招來。實際上,我們經營班子全是內部培養選拔和通過市場化方式招來的。”郭少泉感慨。

      良好的公司治理,使青島銀行與主要股東之間構建起理念相融、志同道合的“同路人”關系,主要股東的訴求也統一到青島銀行健康發展的整體目標上來。

      以海爾集團為例,近20年來,海爾集團堅持既不干涉青島銀行經營,也沒有主動要求青島銀行給海爾集團發放貸款。“這不是隨便能做到的,這是青島銀行股東的格局和市場意識。”郭少泉說。

      那麼,海爾集團管什麼?“他管戰略方向。”郭少泉說,青島銀行擁抱新技術、擁抱互聯網,這正是海爾集團董事局主席張瑞敏提出的要求。

      好的股權結構既非天生,也不可能一蹴而就。在成立初期,青島銀行股東單一、股權相對集中。為優化股權結構,青島銀行傾注大量心血。在股權結構調整過程中,不少“來頭不小”的投資者意欲入股,但由于使用杠桿資金、附帶不合理條件等因素,均被婉言謝絕。

      青島銀行執行董事、董事會秘書呂嵐說︰“這樣的結構,最累的是管理層。哪個議案都未必能通過,因此需要做大量的前期溝通。管理層只有好好做,才能贏得股東信任,形成良性循環。”

      好的股權結構也造就了穩定的管理隊伍。華西證券評價道,青島銀行核心管理團隊長期穩定,董事長、行長等管理層在任時間平均達十年,入行時間更久,對山東區域經濟和金融環境有深刻認知,對青島銀行自身發展經營狀況有更好把握,有助于公司戰略實施的一貫性。

      打造“藍色金融”金字招牌

      中小銀行同質化嚴重,該如何形成自己的特色?

      面對這一道中小銀行的必答題,郭少泉將目光投向窗外的藍色海洋,給出了青島銀行的答案︰“我們一直苦苦探索差異化發展路徑,最終決定定位之一在藍色金融,現在已佔據‘天時’和‘地利’。”

      所謂“天時”,是海洋經濟已成為經濟高質量發展的“藍色引擎”,金融是撬動海洋經濟的“藍色杠桿”,藍色經濟發展亟需揚起金融風帆。

      所謂“地利”,是青島具有開展藍色金融的區位優勢。“青島擁有中國海洋大學、中國科學院海洋研究所,海洋研究基礎雄厚。”郭少泉說。

      憑借多年深耕,青島銀行在海洋經濟方面已有豐厚積澱。青島銀行制定了《青島銀行助力青島海洋經濟高質量發展綜合金融服務方案》《青島銀行經略海洋綜合金融服務方案》,在創新金融產品及服務模式、搭建新型融資渠道、優化服務流程、打造一站式服務支持平台等方面構建高標準藍色金融服務體系,高效服務海洋實體經濟,為藍色經濟發展注入金融動能。截至2020年末,青島銀行藍色產業授信超百億元。

      青島銀行憑借獨特優勢和豐富經驗,得到世界銀行集團國際金融公司(IFC)的認可。近年來,青島銀行與IFC開展系列藍色金融探討,著力從藍色金融戰略規劃、藍色信貸產品項目管理、藍色數字普惠金融、環境社會風險管理和藍色知識管理五個維度完善藍色信貸內部政策、流程和系統等,提升藍色金融服務能力。

      相信在不久的將來,青島銀行將以藍色金融為“支點”,撬動整體能力再上一個台階,走出中小銀行轉型升級的新路徑。

      跑出農村金融服務“加速度”

      新理念引領新征程,朝什麼方向發展是中小銀行面臨的時代命題。

      在競爭如影隨形的中國銀行業,青島銀行早在三年前就想明白了,業務要下沉至農村,下沉至田間地頭,助力打造鄉村振興的“齊魯樣板”。持續的金融服務創新,是青島銀行賦能鄉村振興戰略的有利舉措。

      依托當地經濟特點,青島銀行將農村客戶分為不同群體,進行特色化授信支持。例如,對個體養殖戶集群,該行推出“養殖寶”小額擔保貸款、奶牛養殖戶貸款、海參養殖戶貸款、水貂養殖戶貸款等;對大棚種植戶集群,該行推出“兩權”抵質押貸款;創新研發“種植寶”“致富貸”等多款特色信貸產品,為鄉村振興重點項目和優質客戶提供全方位、便捷優惠的金融服務。

      不僅如此,青島銀行還致力于在農村金融服務“最後一公里”提供青島銀行的“加速度”。“如何將金融服務延伸到村民的家門口,青島銀行經過不斷探索,形成自己的打法,那就是農村普惠金融綜合服務站。”郭少泉頗為自豪地說。

      農村普惠金融綜合服務站由青島銀行與當地村民合作建立,可為村民們提供小額存款、小額取款、轉賬及查詢業務,還可收集村民貸款等金融需求信息,及時反饋給分管支行,由分管支行辦理。分管支行工作人員會定期到各服務站進行培訓,開辦金融知識宣傳“小課堂”。

      “我們會先到村里摸底,從村民中選出一位受教育程度較高、得到大家信賴的人當站長,合作建立農村普惠金融綜合服務站。這樣既能得到村民信任,又能更好地觸達村民需求。”青島銀行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。

      2019年,青島銀行全面啟動農村普惠金融綜合服務站建設,目前已在全省簽約普惠金融服務站超1800家。

      郭少泉仍記得,在農村普惠金融服務站建設初期,他到某個村的服務站考察的經歷。站長說,有兩戶村民需要貸款,但苦于沒有抵押物。一戶養了200多頭豬,需要20萬元補充豬仔;另一戶想種葡萄,需要15萬元購買大棚上的保溫被。

      “我心里想,總共35萬元,哪怕扶貧也是值得的,但辦事情總得有規則。在鄉土文化燻陶下人們重視信譽,也特別重視子女的未來。因此,我們就想了個辦法︰兩戶村民既然沒有抵押物,那就由他們的子女連帶擔保。在達成一致後,我們第二天就給他們加急放了款,第三天他們就可以下訂單采購了。”郭少泉感慨道,其實農民是非常誠懇淳樸的,對那些出于正常經營目的的貸款,根本不用擔心賴賬。

      這條路好走嗎?“干銀行,就像跑馬拉松,只要方向對了就不怕,哪怕路線略有偏差都可以及時調整。”郭少泉的話里透露出戰略耐心。

  • 本頁面內容僅供參考,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,青島銀行保留上述內容的解釋權。